kaori

非常喜欢有人评论,最近主一元cp,刻章,业余会腿肉

草鱼女儿

为儿子摸大头,可能这辈子没有下一张。

悄悄的看了喜欢的太太写的徐伊景,甜哭出来了,然后就觉得考试而已嘛,紧张什么哦。
徐伊景果然祖传定海神针。

你说徐伊景其实还挺话唠一个人怎么就能被我瞎搞成只会嗯的三无。日我自己。

对自己绝望了留白和线条各丑一半。

想要评论,想要疯了。

(一元cp,修仙修仙,今天有李世真,还是不愿意取名字的我)

咋办呀,根本不是徐伊景咋办呀。我去补一下不夜城看看徐伊景都是怎么说话的。
————————————————
(一)
姨,山下搬来了新的人家!
恩。
那家人姓李,有个小女儿,那个女孩超可爱的!
恩。
她们家五口人,爸爸妈妈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

那个女孩长的像娘亲!
……
徐伊景敷衍不了了,c曾看过李世真的画像,无非就是想问……
应该是转世。
恩!……恩??!??!!

c第二天拎一壶冰美式就往山下跑。
哈哈哈哈我跟你讲!这是我姨的茶,据说我娘很喜欢喝的!你想喝喝吗!
好喝吗?
恩……我娘反正很喜欢
那我也想喝!
来!c倒了一杯递给d,d小心翼翼泯一口,但在c期待的目光里最终一下全闷进肚。
c笑得更灿烂了。
好喝吗?
恩,好喝。
那再来一杯吧!

d偷偷在c倒茶时吐了吐舌头。好苦啊……
来!
恩!
但接着还是一口闷进去了。

姨!!!姨!!

她真的是娘的转世!
为什么这么说
她也很喜欢冰美式!
……
怎么会有小孩喜欢冰美式。那种苦味对孩童的味蕾刺激更大,很难有小孩子就喜欢冰美式的,何况……
徐伊景瞄了一眼少了三分之一的茶罐。
何况他还加了那么多。

姨你想和我去看看吗!
不了
为什么?姨不是一直很想娘的吗?
……

这小孩??!!徐伊景绷着脸想:果然是玩的太好了脑子里灌了水,我布置的课业都做了吗?!!!

她不是世真
可她是转世呀!
没了记忆,就不是她了。
可她灵魂是同一个吧?说不定能回想起以前的记忆呢?说不定姨你去……
好了,自己去吧
哦……c意识到有点口不择言了,这么多说不定,他自己也知道是奢望。

(二)

其实企图把d看成娘是很困难的,何况她还比你小,叫你一声哥哥。
c面对d每次都心情复杂,做不到太亲近又做不到疏远,但本着小孩子天性爱玩,两个人都闹腾,还是最终玩到一起了。

从此c天天下山,每次都带去些娘以前留下的好玩东西。以及一壶冰美式。
你会做荷包拉?c看着d往布料里填了些干花:给我做一个吧!
才不要,这是我做给姐姐的!
哦,给我也做一个嘛~
不!

你会刺绣拉?!还绣了个……恩……恩……什么图吖这是??
是字拉!
哈哈哈哈哈这哪里……c话没说完,就被d追打着赶出门了。



我是不是被d嫌弃了,她最近就顾着做荷包呀,绣花呀啥的,都不理我了

姨……c从徐伊景这里得不到丝毫的安慰。

后来d就要搬家了。



娘她们要搬走了
她不是世真
哦,d要搬走了

搬走那天,c跟着送出了山前的小河才依依不舍的道别,他也曾叫徐伊景来

不了,她并不是世真。

c放不下,他想不明白也不愿意明白,觉得灵魂还在呀,那就是一个人。
徐伊景承认的李世真是她从平民窟里带回的金子,是能腆着脸成日追寻她的死孩子,是说要成为她并最后万劫不复的人,是她的镜子,是她的钥匙,但这一切都完结了,在李世真死亡的那一刻。
李世真已经是一个只能活在她回忆里的人了,转世而来的d,是缘分,也是路人。

于是c自己站在小河边伤心,一直伤心。
伤心到肚子饿了,就回去了。

回到院子里,没看见徐伊景坐在房间里看书,但一转头却看见她从门口走进来

姨,你去哪了
修炼。
姨,她们走了

姨,你怎么开始戴荷包了

当然得不到回答。

徐伊景修炼向来在院后的望崖,c偶尔也来玩,这天夜里,c吃饱了趴在望崖边,无聊的看风景。
这里,正好能看见山前那条小河。
嘿嘿。c自己保留了这个秘密。
要是去问姨,姨一定会装傻不说,还不知道怎么弄我呢以后……

(三)

d走了,但c还是常常跑去d家院子里玩,坐在里面打打滚,看看书,就是一个人无聊了点。

数日后的一个夜里,天上掉了颗陨石,不太大但到底是正中d家的院子,覆及了周围不少人家,死了十几人。

c老实呆在山上了。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

到底是转世,已经不是李世真了,帮她一把不过是看她顺眼。徐伊景这样说服自己。

(一元cp,修仙背景卵用,接着拿出上次的椅子再甜甜)

怎么又拿出来了
徐伊景停下翻书的手看着明显睡歪头的c。

姨,你抱我呗
徐伊景挑眉。
睡傻了?
没。

沉默,徐伊景的矜持。

但c很显然有着李世真儿子的自觉,在面对徐伊景时都一样的不要脸,堪称一脉相传。

你不是也抱过娘吗,抱抱我咋了?

男女授受不亲。
憋出一句徐伊景自己都不信的理由。

c直直的看着徐伊景,也没说话了。

沉默,是c的二皮脸。

喝口茶,翻了半本书,再抬头仍是歪头c,学徐伊景的冷漠面瘫脸有八成像。

徐伊景笑了。

c很少看见徐伊景笑,但是姨笑起来可真好看,他想。

姨,娘一定特别喜欢你笑。

也不全是,一般那时候她都被怼的很厉害。徐伊景在心里反驳,但显然很受用,眼里的笑意都没往回收。
c想这马屁拍对了。

徐伊景向c招手,示意他过来,于是窃喜的c歪着头蹦哒的像只兔子就跳到徐伊景身旁去了,刚打算一屁股坐姨怀里,徐伊景就站起来,几下治好他的落枕。

去吧。
去哪????c满脸蒙逼。
自己玩去吧。徐伊景笑意更深了。

那个吃瘪的样子,和当初的李世真一模一样。

一元cp,还是修仙,有脑洞就快甜一下,这次是向c撒狗粮的姨

思考了一下,已经ooc到这是谁啊?!!??徐伊景吗?!!?
但脑洞还是要写的。
(一)
治好了落枕的c跟着徐伊景喝一种药茶,很苦,好像叫冰美式。
咂咂嘴又掏了颗话梅糖含着,c有点无聊的窝在藤椅里。
这藤椅是娘以前在赶集时买回来的,要不是c在仓库玩时看见了,不知道还得蒙多久的灰。
c去问姨可不可以拿出来用,
玩傻了吗。徐伊景满脸冷漠的看着全身是灰的c。
但还是默许了。
看着c把脏兮兮的藤椅拖出来,拿着帕子一下下擦干净,她开口说:
世真很喜欢把自己团在椅子里。
咦?!!!!
于是c很兴奋,这是娘留下来的东西诶!刚想进一步问问,徐伊景已经走开了。
c没见过娘,但想有娘喜欢的东西也是好的,于是就天天也团在藤椅里,假装是睡在娘怀里。
有一次春日里出了太阳,徐伊景不在,c没事做于是把藤椅搬到树荫下,光斑洋洋洒洒的落下来,就着风很容易就舒服的睡着了。

(二)
然后c就落枕了。
歪了三天脖子,c想娘以前一定也常落枕,就不急着让姨给他按摩了,紧接着为自己和娘有了点共通之处感到非常高兴,还是急急忙忙的就跑去找徐伊景了。歪着头。
姨!娘以前是不是也经常落枕啊?
不会
为什么??娘不是也很喜欢窝在藤椅里吗?!
我会抱着她
哦。

徐伊景翻看着书,没继续讲甚至没抬头看一眼c。
c在徐伊景的书桌前蹲了一会儿,有点木木的看着姨好看的手一页一页的翻书。


娘喜欢吃什么吗
徐伊景还在翻书,但是明显已经没有在看了,眼神飞快的的扫一眼开头结尾便捏着下一页的书角打算翻过去。
一本书扫了一半,徐伊景开口了:冰美式
姨,我想喝那个
…在仓库。

(三)
断断续续终于吞了一杯冰美式,嘴里的话梅也已经咂的没味了。
吐掉核,c从椅子上磨嗦下来,脚有点麻。
姨,椅子我放回仓库了。

杂谈│“当我更新的时候我在想什么。”

这就是我。特别要命。

迷野:

听说大家需要无水印原图,特放出与诸君共勉。